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70章

2020/01/16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70章第570章张明德和杨振坐了小半个小时便离开,这大年初一的,陈兴家里的客人端的是络绎不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70章

第570章

张明德和杨振坐了小半个小时便离开,这大年初一的,陈兴家里的客人端的是络绎不绝,有不少还是两人认识的,像市林业局局长邓方,还有市教育局长王璠等等,邹芳之前在林业局工作,而陈水平是市一中的老师,邓方和王璠上门来拜访那是有着十足的理由,至于其他人,有些人就算是想跟陈兴套套交情,也找不到好的借口来登门拜访,否则陈兴家里的大门估计都要被来拜访的人给踏破了。

邓方和王璠显然也没想到杨振和张明德会同时在,又是一阵问好和寒暄,以至于杨振和张明德坐着也都觉得不自在了,他们是来拜访陈兴的,陈兴家里的客人却是一拨拨的来,他们也不好久呆,所以提前告辞离开。

六点左右的时候,家里终于清静了一点,陈兴苦笑道,“也就到了这吃饭的点才能安静一下,要不然应付这一拨又一拨的客人,真的是头都大了。”

“你要不是市委书记,那才是真的清静。”陈水平笑道,刚才来的很多客人,大都是坐几分钟就走,但礼物却是都放下了,客厅的角落里,现在已经堆满了跟小山一样的礼品,陈水平也头疼着,陈兴的意思是没必要收这些礼物,到时候退回去又是一桩麻烦事。

“爸,我看以后咱们过年不能呆海城了,一家人在京城过年算了。”陈兴开着玩笑,“你瞧瞧,这几年过年,家里可都一点不消停。”

“前几年来的人还没这么多,随着你官当得越大,这来的人真的是一年年增加,以后逢年过节的时候是真该躲出去了。”陈水平笑着点头。

“确实可以考虑在京城过年,和我爸妈他们一起团聚,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饭,更热闹。”张宁宁笑着道。

“宁宁,你爸就不用说了,我看他往后几年也没空在家吃年夜饭。”陈兴笑道,老丈人现在都成了国家领导人了,过年只会更忙。

“那倒也是。”张宁宁摇了摇头,她也都忘了父亲上一次大年三十在家吃饭是几年以前的事了。

“我看在京城过年也可以,不过总也要回来,毕竟有些亲戚还是要走的。”邹芳这时候也说了一句。

一家人坐着吃晚饭,七嘴八舌的说笑讨论着以后过年的事,其乐融融,也难得这时候吃饭的时候没人来,陈兴心里舒服了许多,暗道那些登门拜访的人也还算识趣,知道这会是饭点,不能来打扰。

陈兴心里如此想着,吃完饭后刚走到沙发坐下准备喝口茶,屁股都还没挨在沙发上,门外就又响起了敲门声,这次来的人是父亲学校里的校长,陈兴苦笑不已,在家真是没得清静了,最后将对方送走后,陈兴道,“爸,待会我得躲到外面去,图个清净。”

“我看你是晚上本来就有活动吧。”陈水平笑道。

“就算没活动,我也不敢在家呆了,这一拨拨上门的客人,可真要让我头炸了。”陈兴笑了笑,看向妻子,“宁宁,要不要一起出去,免得在家里太吵。”

“算了,我就不出去了,待会我就先回房去,小家伙一般晚上八点多就要睡觉了,出去的话不方便。”张宁宁看着时间,摇头道。

“那行,我自个先出去了。”陈兴闻言,也不再多说啥,趁着现在没人过来,赶紧躲出去。

从家里出来,陈兴拦了辆车,来到黄明的酒店,确切的说一座三层楼的酒楼,算不得酒店,金都酒店在海城投资建设的分店还在建设当中,依然是按四星级的标准兴建,离建成还早。

酒楼外边已经停了不少车子,这家最早由黄明最早投资的酒楼,如今生意依然红火,当时他跟着黄明入股的二十万,现在也都不知道拿回来了多少分红,早期他跟着入股是因为黄明没钱,到了后来,黄明每每投资新的酒店,也都会按照以往的比例算他一份,陈兴知道这其中已经多了一份利益关系,昔日的铁哥们,如今的关系虽然还是完好如初,但其实已经变得不那么纯粹。

走进酒楼,陈兴不知道晚上的同学聚会有多少人过来,从家里躲出来的他,没事先给黄明打说自个要过来,这会也是径直上了二楼。

酒店二楼,陈兴还没到就听到了传来的说话声和笑声,其中就有黄明那大嗓门说笑的声音。

“老黄,陈兴晚上到底会不会过来,有没有给你。”这是费仁的声音,陈兴一听也就辨认了出来。

“没呢,没估计就不来了,来来,咱们先喝着,他要是有空过来会说的。”黄明笑道。

费仁嘴角撇了一下,嘴巴还没合上时就定格住,从楼梯口上走上来的那位不是陈兴是谁。

“来了,来了。”费仁兴奋的站了起来,比谁都高兴。

“谁来了?”黄明一愣,回头一看,见是陈兴,黄明也惊讶了一下,赶紧走出来,笑着迎向陈兴,“陈兴,你怎么没先打个,我以为你不来了。”

“我也没确定要来,所以没给你。”陈兴笑笑,目光往在场的人扫着,本是随意一扫,看到赵晴时,陈兴瞳孔微缩,他可着实没想到赵晴也会过来参加这个同学聚会,此刻的惊讶可想而知。

“我看那赵晴说不定是冲着你来的,刚刚她也跟我问了你会不会过来,我说不一定,这不,现在才坐下吃了一会,她就频频看着手表,我看你要是晚个几分钟出现,她肯定走了。”黄明知道陈兴注意到了赵晴,凑到陈兴耳旁低声说道。

“没谱的事不要乱说。”陈兴瞪了黄明一眼。

“啧,我可不是乱说,除了你有这么大的面子,你以为我们这些人能让人家张大小姐过来呀,她肯定是想着你可能也会过来,这才过来看看,我敢跟你打赌,你要是现在走,她肯定也走。”黄明嘿嘿一笑,“陈兴,我看那赵晴是不是又想跟你再续前缘了,有件事你不知道吧,她跟那孙祥离婚了,现在正单身着呢,我听那费仁说,追求她的人都快排成长队了,人家可都不在乎她嫁过人还生过孩子了。”

“老黄,你在嘀咕啥呢。”费仁这时候也走了过来,看到陈兴,脸上的笑容比菊花还灿烂,“陈……陈书记,您可来了。”

当着陈兴的面,费仁本想熟络的叫一声陈兴的名字,叫到一半又及时的改口,他知道陈兴不怎么待见他,起码以前是那样的,现在陈兴身份地位大不一样了,他不知道陈兴是否已经不屑于跟他计较什么,但看陈兴面对他那明显带着距离的笑容,费仁终究是没敢直呼陈兴的名字。

陈兴朝费仁点着头,黄明旁边给他留了一个座位,正好和赵晴面对着,陈兴走过去坐下,碰上赵晴那一双正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陈兴心里头倒是平静得很,这个曾经熟悉的女人让他越来越感到陌生了,刚刚听到黄明说及对方已经离婚的消息,陈兴竟是一点都不惊讶,似乎这才更符合现在的赵晴的性格。

“陈兴,大家都早早来了,就你来得最晚,是不是该自罚一杯。”赵晴笑意盈盈的看着陈兴。

陈兴眯着眼看着赵晴,对方比他想象的来得主动和热情,仿佛双方之前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这会坐在一起是老同学老朋友,但赵晴的眼神,好像隐隐约约又带着点其他意味。

黄明坐在一旁没说话,要是其他人说让陈兴喝杯酒,他可能会起哄,但说话的人是赵晴,黄明可不敢跟着瞎捣乱,免得让陈兴不快。

气氛像是突然凝固了一下,在场都是本地的大学同学,谁都知道陈兴和赵晴大学那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如今两个当事人,一个成了市委书记,一个市委书记的女儿,不得不说充满了戏剧性,也让人感慨这世事无常,没有发生的事,永远也让人想不到结局,他们这一届毕业的学生,一转眼都踏入社会十年了,十年以前,谁能想到陈兴会有今天的成就?又有谁会想到,赵晴的母亲会调到海城里,现在还成了海城市委书记。

两个人之间的事,没人敢瞎掺和,虽然是气氛轻松的同学聚会,但此刻愣是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好,那就喝一杯。”陈兴淡然的点头,他这一开口,整个二楼也像是瞬间恢复了喧闹一般,黄明笑着起身,给陈兴倒着酒,嘴上嚷着,“陈兴,今晚都是以前的老同学,你明天要是没事,晚上可得放开喝。”

“明天还得早起,去走亲戚。”陈兴笑着摆手。

“呀,你也得去走亲戚呀?”黄明惊讶道。

“瞧你这话说的,我就不是人吗,这大过年的,大家都是要到亲戚家去走一圈,难道我就跟别人不一样不成。”陈兴笑骂。

“不是不是,我是在想你这个大书记肯定是顾不上这些走亲访友的事嘛。”黄明笑道。

陈兴笑着摇头,黄明的话多少也代表了其他同学对他的看法,如今大家都认为他成了领导,并且职务不低,将他看得高高在上,用不同的眼光在看待他,把他想得跟正常人不一样,陈兴对此也是无奈不已。

举起黄明倒满的酒,因为是啤酒,陈兴也直接将一整杯喝完,放下杯子,看到黄明又要倒,陈兴笑着摇头,“再倒你就替我喝下去。”

“陈兴,你就喝一杯呀,那可不成,咱俩还没喝过呢。”赵晴突然又笑道。

陈兴眉头微皱,赵晴现在倒还真不是一般的主动热情。

“陈兴,我说对了吧,这赵晴说不定又想跟你再续前缘,瞧人家这姿态,一点都没跟你见外,好像都没把以前的事当一回事。”黄明凑到陈兴耳旁,再次说了一句。

“老黄,我说你干啥呢,老是说悄悄话,大伙儿都是老同学了,你这就是把大家当外人了,啥也不用说了,你自己罚几杯。”费仁对着黄明道。

“行行,我也自罚一杯。”黄明笑眯眯的说道。

赵晴很快也端起酒杯要向陈兴敬酒,人已经站了起来,笑募募的看着陈兴,那架势,陈兴不跟她喝一杯,她就不坐下来了。

两人干了一杯,陈兴这次是不打算喝了,将杯子倒扣在了桌上,代表了他的意思,席间,听着其他同学恭维奉承的话,特别是费仁那肉麻到骨子里的话,陈兴无奈的摇头,这样的同学聚会,其实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陈书记,我看咱们可以考虑弄个海大校友会,将那些从咱们海大毕业出来的杰出校友组织起来,你来当会长。”费仁提了个建议。

“咦,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黄明听到这个,颇为感兴趣的说着,海城大学毕竟是重点大学来着,从海大毕业出去的学生,不说每一个人都有出息,但肯定不乏在各行各业混得出色的人,有些人更是取得了非同一般的成就,组织这样一个校友会,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个人脉资源的整合,日后说不定就有用到的地方,好处不小。

“组织一个校友会倒是挺好,但让我当会长就算了,比咱们早毕业十年二十年的一些前辈校友,有的成了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你让我来当会长,那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吗。”陈兴看了费仁一眼,对这个提议一点也不热心。

费仁听到陈兴的话,干笑了一下,没想到马屁拍到驴屁股上,脸色也有些尴尬。

陈兴看了下费仁的脸色,再看看其他人看着他同样带着些许敬畏的目光,微微摇头,想着坐一会就要准备离开。

约莫坐了几分钟,感觉到口袋里的有震动传来,知道是短信提示,拿起来看了看,短信是钟灵发来的,陈兴眼神微微一亮,钟灵可是有阵子没跟他联系了,短信里询问着他今年有没有回来过年,陈兴立刻就回了一条短信过去。

钟灵过年也回海城了,陈兴只知道对方之前去国外要考察人家国外化妆品行业的先进经验,准备改行投资化妆品行业,之后联系便少了许多,过年接到对方的短信,还知道对方也回来了,陈兴也挺高兴。

跟钟灵发了几条短信,很快,陈兴就笑着起身,道,“大家慢慢吃,我有点事先离开。”

“陈兴,不多坐一会?”黄明惊讶道。

“不了,有点事。”陈兴拍了拍黄明的肩膀,他已经同钟灵约好了出来坐坐。

黄明闻言,也没再说啥,他也看得出来陈兴呆着并不是很自在,提前离开也是正常,他也识趣的没强行挽留,有陈兴在,其他同学其实也有点拘谨,当大家的身份差距已经拉开到只能仰视的地步时,这些个同学关系也注定没法再回到以前了。

陈兴出了酒楼,他没想到赵晴会跟他前后脚离开,并且追了出来,走到路边准备拦车时,赵晴就走了上来,“陈兴,有空不,一起坐坐?”赵晴美眸含笑,喝了酒的一张脸蛋又带着些许媚意,注视着陈兴。

“现在怕是没时间。”陈兴摇头道,凝视了赵晴一眼,赵晴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没有了少女的青涩,多了几分少妇的风情,或许也正是遗传了赵一萍的优秀细胞,现在上了五十岁的赵一萍,可不还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嘛。

“是没时间还是有意回避呢?”赵晴轻皱了下眉头。

“我现在就是有点事才会先离开,赵小姐认为我是有意回避吗。”陈兴平淡的说着。

“陈兴,咱们都已经生疏到这份上了吗,你以前都是叫我小晴,现在都已经叫我赵小姐了,真是好客套的一个称呼。”赵晴自嘲道。

陈兴好笑的看着眼前这女人,眼里也有一丝嘲讽,记得最开始叫对方赵小姐还是赵晴要求的,他还清楚的记得赵晴那会说她已经是有夫之妇,希望他自重,不要再亲密的叫她什么小晴,她也不想引起她丈夫误会,更不想让人误以为她还跟别的男人有暧昧似的,那些话,陈兴可都记在心里,说出那番话的是眼前的女人,现在改口的又是眼前这女人,女人是善变的,这话还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陈兴,一起走走吧,我想我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只是随便聊聊,咱们也很久没聊过了吧?”赵晴看到陈兴没出声,在这夜色中看不太清楚陈兴的脸色,她也不知道陈兴此刻心里所想,再次出声道。

陈兴看了下时间,最后点了点头,道,“那就走一下,不过我也先说好,顶多就一小会的时间。”

“可以。”赵晴点着头,微微蹙眉,“你真有急事?”

“算不得急事,反正有点事就是。”陈兴点了点头,并不想和赵晴多说什么事。

“你要真有事,我看你没开车过来吧,待会我开车送你过去。”赵晴说道。

“那就不用了,我自个打车过去就行了。”陈兴摇头道,想到赵晴刚刚喝了酒,陈兴忍不住多说了一句,“你刚喝了几杯,还敢开车?”

“有啥不敢的,在这海城,你认为有人敢查我的车吗?”赵晴抬起头,那种傲然的姿态一览无遗。

陈兴摇头笑笑,这就是现在的赵晴,这才是如今的她真实的一面,现实势利而又喜欢渲染特权,昔日的赵晴早就不复存在了。

沿着马路边走着,赵晴不知道自己刚才一句话就让陈兴对他又加深了一份不好的印象,只是在她看来,自己说的话是天经地义,在这海城,谁敢查她的车?

“陈兴,我和孙祥离婚了,你知道吗?”走了几步,赵晴主动说起自己的私事,这让陈兴有些惊讶,这种事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一般人谁也不会主动对外人提,知道的人也不会去问,那样会徒增尴尬,同样是在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赵晴竟是主动跟他说这事,陈兴的惊讶可想而知。

短暂的惊讶过后,陈兴平静的回答着,“我也是今天刚听说。”

“是吗?”赵晴凝视了陈兴一眼,似乎想从陈兴的表情当中看出这话有几分真实性,她以为陈兴可能早就知道了。

从陈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赵晴突然笑道,“陈兴,其实现在想想,还是你最好,当初真后悔自己没坚持。”

“现在说这些就没意思了,赵小姐,我看咱们还是聊点别的。”陈兴眉头微不可觉的皱了一下,赵晴说这种话让他觉得很是讽刺,如果他要不是跟张宁宁结婚,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和地位,而赵晴的态度也就不会有任何改变,对只是小公务员的他,赵晴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冷漠和瞧不起。

赵晴见陈兴不说话,苦笑道,“也是,你现在过得幸福美满的,老婆是张家的千金小姐,比我可是幸福多了。”

陈兴不可置否的笑笑,他觉得和现在的赵晴真的没有太过沟通的话题,不停的抬手看着时间,陈兴打算告辞,一辆车子跟在一旁,最后慢慢停下时,他都没注意。

车上下来一个三十上下的男子,眼神有些敌意的看着陈兴,最后才看向赵晴,脸上露出笑容,“赵晴,你不是说去参加同学聚会吗,怎么在这了。”

“我在哪还用得着跟你汇报吗。”赵晴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赵晴,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关心你嘛。”男子撇了撇嘴,没敢对赵晴发火的他,不爽的把目光投向陈兴,“你是谁?我劝你最好离赵晴远点。”

“王长治,你这是干什么。”赵晴恼道。

“没干什么,你身边不是有太多苍蝇嘛,我这不是替你把苍蝇赶走吗,免得有些人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男子盯着陈兴,不屑的笑道。

香洲区人民医院
新疆阿克苏地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沧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济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早泄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