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公款贺卡管住了

2018-11-30 20:01:02

“公款贺卡管住了”

新年已经到来,春节正在走近, 公款贺卡 啥情况?

本报分别走访了一位县委书记、一位机关办公室主任、一位社区干部,听他们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

不再为回寄贺卡烦透心

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县委书记欧阳锋

今年特别轻松! 提起贺卡,湖南郴州市宜章县县委书记欧阳锋感慨道。

往年一到元旦春节期间,欧阳锋的办公桌上总会堆起高高一摞贺卡、明信片、年历等。 有周边县市的同事,也有省里市里一些部门的朋友,还有全国各地的同学等。

多了根本就看不过来,更重要的是,回寄贺卡成了一种无奈负担。 欧阳锋说,过去两节期间要写一两百张,如今贺卡没了, 再不用为回寄贺卡烦透心了 。欧阳锋介绍,宜章县从2013年开始县乡两级禁止公款订制、邮寄贺卡,每年能节约公款50万元左右。

送祝福,不单能是文字,还能是音频或者视频。 今年48岁的欧阳锋娴熟地运用,代替贺卡传递祝福。

送祝福还有其他方式。比如,从2012年起,每到新春欧阳锋就会给全县领导干部推荐一本书作新年礼物。过完年,县领导班子等围坐在一起,交流读书心得。

不再为订制贺卡跑断腿

湖北省省直机关工委办公室主任刘开亚

从元旦到现在,我们办公室没有收到一张贺卡。搁两年前,早就雪花般飞来了! 1月9日,湖北省省直机关工委办公室主任刘开亚感叹,短短两年,公款贺卡就得到了根治。他介绍,自2013年开始,工委办公室就取消了公款贺卡的开支。

严禁公款贺卡,是给大家 松绑 。 刘开亚介绍, 松绑 之前,这个对口130家省直机关的单位,每年春节就要寄送七八千张贺卡。

一部分是以单位的名义寄送,礼尚往来,收到就得回寄;另一部分是分给工作人员,以个人的名义寄送,每人20张。 刘开亚透露,因为对口的单位太多,大多数人20张不够用,还要自己花钱买。

作为办公室主任,2013年之前的每年元旦春节期间,刘开亚都要 为贺卡焦头烂额 。 图式、色彩、题词,都要反复斟酌,不能跟往年重复,不能太大众化,要体现单位特色等,一趟又一趟去和邮局或印刷公司谈,简直 跑断腿 。 回忆起订制贺卡的经历,刘开亚直摇头。

不再为填写贺卡手抽筋

合肥五里墩街道80后社区党委书记朱红英

朱红英,是合肥市蜀山区五里墩街道一名80后社区党委书记。谈起贺卡,她切身的感受就是 再也不用当抄写工了 。原来,她所在单位以前每年都会购买或者订制一批贺卡,因为朱红英的字写得好,所以常常被安排给单位写贺卡。

写贺卡事虽小,可是个细活儿。 朱红英介绍,写之前得认真列出名单,送给那些单位那些人都有讲究,一个都不能少。除了以单位名义送的外,领导和同事也会找她帮忙,给她一个通讯录,让其照着填写, 写得手抽筋 。

给朱红英解套的是中央的有关禁令,所在单位严格执行,取消了公款贺卡。至此,朱红英彻底作别为单位写贺卡的历史。

春节快到了,社区正在设计一款电子贺卡,内容既有祝福也有春节期间的注意事项。 没有了公款贺卡烦恼的朱红英备感轻松。 [主编:许永廷]

手机电玩城捕鱼
保温岩棉托架
江淮挖机拖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