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德州后王立屯村两百余亩将熟庄稼一朝被毁

2019/08/19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德州后王立屯村两百余亩将熟庄稼一朝被毁 - 山东 - 德州 - 德州门户 德州 - 德州市站 德州|德州晚报|兴德论坛|德州论坛|络问政

德州后王立屯村两百余亩将熟庄稼一朝被毁 - 山东 - 德州 - 德州门户 德州 - 德州市站 德州|德州晚报|兴德论坛|德州论坛|络问政|民生|德州微博

快成熟的棉花被成片轧倒,棉桃遍地,让人心疼。

□ 本报 鲍 青 摄影报道 近日,本报部陆续接到读者反映:德州武城县广运街道办事处后王立屯村200余亩即将成熟的庄稼地,遭到百余名身份不明人员的野蛮破坏,致使地里的棉花、小麦和辣椒被6辆推土机推铲殆尽,严重侵害了村民的合法权益。 于8月31日来到后王立屯村。在满是玉米棒子和棉花的村北田间,村民刘家庆和几位老人正弯腰吃力地在遍地狼藉的田中,捡拾着散落其间的棉花骨朵儿。说起那件事,刘家庆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就不能再等一等,也就再过几天时间就能收了。你看这地里的棉花都开完了,干嘛这么急嘛?!” 了解到,广运街道在征地的操作过程中拒绝和村民签协议、立合同,并且执意对失地村民的补偿款用分期付款方式代替,村民的利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    喇叭一响,征地开场 后王立屯村原属于武城县武城镇,后划归到了2003年新设立的广运街道办事处管辖。说起这个广运街道办事处,当地村民的印象普遍是“设这个街道办事处就为了征地建厂”,“没建几年,厂子就来了好几个,哗啦哗啦地就把地给征完了”。村民的说法得到了相关资料的证实,资料显示:广运街道办事处成立以来,共引进企业26家……入驻运河经济开发区企业7家。从成立之初,广运街道就确立了“工业立镇、工业强镇”的发展政策。数量众多的大企业入驻加大了对工业土地的需求,而后王立屯村和临近的几个村子则自然成了征地的“重灾区”。“谁让咱离县城近呢?”刘家庆从前一直觉得离县城近是一大优势,现在的他倒希望可以住在偏远的乡村了。 从划归广运街道办事处起,后王立屯村便经历了数次大规模的征地。而每次征地的直接后果就是村子耕地的大面积减少。刘家庆告诉:“每次都是几百亩几百亩的征,村子迟早有一天是要亡的。我们村原本有地1000亩,可今天征一块明天征一块,现在地只剩一两百亩了,而且这一两百亩迟早也要保不住。” 地被征了,村民们的生活没有了着落,脱离农业生活的不适应很快显现出来。“整天呆在家里没事做,浑身都不舒服。小青年要不在外面打工,要不在村里游手好闲。”除此之外不公开不透明的征地通知方式广受村民的诟病。刘家庆说:“他们每次都搞‘暗箱操作’,不会事先通知我们要征那一块地要征多少?也不开村民大会征求村民的意见,更不会落实到每家每户。每次都是村支书在村里大喇叭上喊一下就开始征地了,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喇叭一响,征地开场。村里的喇叭简直成了村民们的噩梦。“我们现在怕村里喇叭响起来,一响准没好事儿。”刘家庆苦笑着说。而8月6日通知征地的这一次,村民们再也不堪忍受继续做“沉默的大多数了”。十几家村民用拒领补偿款的方式相抗争,“希望能拖一段时间,起码能等到玉米棒子和棉花好了。”刘家庆这样认为。    就这样征地,我们不放心 在这些拒领补偿款中的村民中,一部分人希望能拖延点时间,弄点收成,更多的则是对这次征地过程和补偿标准的合理性发出严重的质疑。 8月6日,该村村支书张希营(音译)在喇叭里告诉全村,村北200多亩土地即将被征用,补偿款已经发放到了村委会,征地户可到村委领取。据了解,补偿款放村委会成了后王立屯村的通行惯例,刘家来就告诉:“补偿款一直都不愿意发放到我们手中,都搁在村委会里,由会计保存着。” “每次征地都是突然通知,然后自家的地就忽然间没了,从不和你商量,不管你同不同意。”刘家来的地已经被征过数次,如今家里的地已经寥寥可数。“不久我们就要出去打工了。没了地不能在家坐吃山空啊。可俺们都一把年纪了,还有谁要我们?”刘家来的苦恼是全村多数中老年人的共同忧虑。 即使是为数不多的补偿款,“上面”还要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代替。刘家来说:“村支书说每亩地每年给我们1100元补偿款,却闭口不说要给多少年,我们都不安心。前两次征我的地还都和我签了协议书啥的,可这次却一直不愿意和我们签协议,我们一直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刘家来拿出两份2010年与村委会签订的《土地补偿分期付款协议书》,其中一份协议书上写道:“征收乙方土地3.19亩,以分期付款方式每年付乙方土地补偿金1000元”,条文中既没有写明是一亩1000元还是3.19亩共1000元,也没有标明分期付款的年限。第二份协议书上则没有标明每亩地的补偿标准。待到指出其中猫腻时,刘家来方才如梦初醒,“如果以后出了岔子,用这样的协议书讨说法肯定很吃亏!我们老百姓什么都不懂,只能别人说什么是什么。” 即使是充满瑕疵和漏洞的分期付款协议书,街道办这次也不愿意和村民签了。据村民介绍,当村民们集体反映要求签协议后,村支书又在大喇叭里公然宣称:“历朝历代就没有和老百姓立合同的。” 律师事务所徐律师指出:“行政合同式征地,必须要上报上级土地主管部门,和征地户签订合同,并对征地面积、征地用途、征地补偿标准进行公示后才能进行。除非征得征地户同意并签订合同,否则征地补偿款不得以分期付款的形式发放。否则就违反了国务院和法的相关规定。” “他们这样征地,我们怎么能放心的下,万一几年后他们不付钱或者说钱付到期了,我们又没有合同能怎么办?现在物价这么高,每年给我们1100元,没了地我们还怎么生活?5年后的1100块钱就不值现在的1100块了。”刘家来告诉,几乎所有的村民都不同意对补偿款进行分期付款。    庄稼被毁,前途微渺 在村北看到许多老人都在田野间捡着散落在地里的棉花。“棉花都开了,看它们烂在地里实在不忍心,能捡多少是多少吧。棒子就不行了,烂在地里了。”低头捡棉花的刘老太无奈地说道。 这些倒在地里的庄稼都是8月13日开进来的铲车推倒的。村民告诉,8月13日早6点不到,100多名身份不明的人和6辆铲车开到了后王立屯村,将200多亩即将成熟的庄稼生生推倒铲除。刘家来说:“他们认为对这些庄稼给了补偿,就可以随便处置了。可我们这里也有没领补偿款的,我们的庄稼还是我们自己的。怎么说铲就铲呢?” “为什么那么急着推倒地里的庄稼?”面对的疑问,村民们也给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有的说厂里是要打井取水,有的说是要探明地基适合建造什么样的厂房。而在地里看到,倒在地里的庄稼一直没有清理,也没有见到任何设施在地里施工。 如果没有了土地,村民的出路在何方?生活将如何维持?这些疑问从前不是问题,现在却成了村民心里的“大疙瘩”。刘家来告诉:“原先听说建好了厂子,就要把我们村整体搬到别的地方建小区,可近合村并居被叫停了,现在都不知道我们会面临啥样的命运?” 了解到,此次征地是为了建造一个中外合资的纺纱厂。而在纺纱厂地皮不远处的地方,是两年前业已征地2000多亩的轮胎厂。生活在众多厂房后的后王立屯村,待到厂房建成后所受的污染自不必说。如果不把村子迁走,村民将生活在污染的荼毒之下。

开微商城要钱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微信手机小程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