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机械王庭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战(二)

2020/01/10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机械王庭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战(二)“这种庞然大物真能被发电机组炸死?这回怕是死定了……”武装直升机顶端,伊文望着前方成千上万

机械王庭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战(二)

“这种庞然大物真能被发电机组炸死?这回怕是死定了……”

武装直升机顶端

,伊文望着前方成千上万巨蟒般蔓延而来墨绿肉藤,低声说道。

在这过程中,无形无质弥漫在天地间的精神污染也在增强,仿佛来自地狱深渊的阴冷,形成绝望和恶毒的恐怖风暴,仿佛能把人的头皮撕裂。机舱内部,众人好不容易才适应了之前的恶心压抑感,转瞬又遭受了迎头痛击,差点被陡然增强的精神污染集体放翻。

这回所有人都表现的有些不堪重负,一个个脸色涨的通红,神情痛楚、呼吸急促,脑门上绽满了弹动的乌黑青筋。仿佛脑髓里有火药在燃烧,随时可能一个大爆炸,将整个颅骨自内向外炸的稀烂。

“咕……咕……”

特斯拉双眼通红的拽紧操纵杆,鼻翼随着呼吸剧烈张翕,嘴角汨汨的渗出鲜血,喉咙也传出无意识的吞咽声——这是因为他咬破了舌头,正在啜吸自己的血液。

这个刚刚失去唯一战友的男人正强忍着伤痛,操纵武装直升机斜掠着转过180度,再度冲向北方的海港,尝试逃过前方无数触手的袭击。

忽然间,特斯拉眼角的余光一扫,注意到了佩吉右肩上光芒闪烁的袖标,立刻粗着脖子、张开满是血液的嘴巴,对着机舱顶端吼道:

“伊文队长!伊文队长!佩吉死了,她的光刃浮游炮还有能量,请你拿去使用!”

话音刚落,一个裹着雨幕的身影就从舱门上倾斜着倒挂而下,两条手臂横向张开,手爪抓住两侧的门边用力一拍一拽。仿佛是一只密林深处行动如风的猿猴,顺着一个后空翻落回了机舱内部。

“光刃浮游炮?”

伊文看了一眼佩吉尚有温度的尸体,毫不犹豫的扯下袖标抓在手里,望着驾驶座上的特斯拉问道:

“这玩意怎么用?”

“直接佩戴在身上,或者干脆抓在手里也行,它传感器能够直接连上你的神经,作为你手足的延伸发挥杀伤力。神经反应速度越快,意识越灵敏,它的威力就越大。”

说到这里,他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子,加重语气说道:“你比佩吉强出一个数量级,它在你手里一定可以发挥更大的威力!”

“喂喂喂!那些触手距离我们就剩下两三百米了!”海豹注视着后视镜里迅速的逼近‘墨绿潮水’,发出了惨嚎般的尖叫了起来。

“让我来!”

艾丽卡用手炮猛敲了一下脑门,迅速扯下安全带站起身,扶着舱门将上半身探出门外,然后举起手炮对准了漫天满地侵袭而来的狂乱触须。

呲——呲呲——!

以炮口为中心,密集的暗红色粒子呈现辐射状汇聚而来,凝聚成一枚螺旋形的光球。就在暗红色光球成型的刹那间,猛然从炮口中贯穿而出,化为一道暗红色的笔直光束轰向了‘墨绿色潮汐’。

轰——!

以爆炸点为中心,方圆数百米的墨绿色触手全部气化,空气塌陷处涡轮状的真空带。而更远一些,周围的触手纷纷焦黑、干裂,热浪滚滚而至,甚至冲刷到了直升机内的众人面前。

“这样就算争取了十几秒的时间。”

艾丽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并没有离开舱门,手炮依然吨准后方的‘墨绿色潮汐’——似乎是打算一直守在这个位置,等那些长满肉疙瘩的恶心触手逼近,就再一次的轰退它们。

“你的手炮还有多少能量?”海豹急切的问道。

“百分之六十。”艾丽卡瞭望着后方的景色,目不斜视的回答道。

“我们或许应该改变策略了。”

海豹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冷汗从额头上滚滚而下,拧着眉梢说道:“现在能源中心已经被那头章鱼的触手吞没了,食人花的手炮也撑不了多久,到底怎样做才能杀死它?”

机舱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仿佛都失去了语言能力,沉默着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只剩下了粗重的呼吸声。

“理智一点,现在没人能给你答案。”

白熊抬起头,用一双深陷在眼窝下眼珠子看着他:“我们现在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坚持到最后一刻,绝不向这个恶心的空间低头!”

嘀嘀嘀——!

没等众人有所反映,一阵急促的报警声,忽然从操纵杆附近的位置传了出来,令他们下意识的纷纷侧目。伊文寻声一看,发现代表直升机上能源的指示灯,已经闪烁起了忽明忽暗的红光。

“我们的燃料不多了。”

特斯拉僵硬的扭过头,露出虚弱无力的微笑。

一一一一一

噩梦般的庞大幽影阴气沉沉地站在昏暗天色里,周围是漫无边际的狂风骤雨,将整个天地卷裹得一片混沌。以它的身影为起始位置,自西南方向蔓延而过的墨绿色触须连绵不断。看上去像是无数狂龙在天地间翻腾,所过之处包括洪水在内一切,都会短暂的刹那间荡然无存。

在无数墨色触须的追击下,速度越来越慢的直升机猛地一阵摇晃,顿时倾斜着坠向地面。在众人尖叫声中,武装直升机横擦着一处裂开的大峡谷,重重砸落在海水浇灌后泥泞的地面上。

大约三十秒之后。

嗤——!

空气里几十道冷光闪烁而过,透明的涟漪扩散开来,扫过从上空俯冲而下无数触手,一条条墨绿色的触手瞬间断裂开来。金属颤音随着空气的向外蔓延,在这过程中,无数看不见的透明刀刃,风驰电掣地卷动着。地面厚厚的泥浆都被掀起了来,肆意地在空气里翻滚,将周围模糊成一片浑浊的世界。

以失去动力的武装直升机为中心,形成了一处密不透风的切割空间。

周围是此起彼伏的金属颤音,一道道飞梭而来的墨绿触须轰然垂落,然后又被空气中速度快到看不见的利刃卷动成血肉碎沫,随风而散。

很快,方圆一百米以内,所有逼近的触手都被切成了碎片。

“呼……呼……”

伊文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单腿跪在地上,佝偻着身体,双手插在深深的泥浆里。他在用着最后的精力,勉强地维持着自己的姿势,不至于立瘫倒在地。

此时他手里紧攥着一枚袖标,那枚袖标正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芒。如果此时将这里的时间流速放慢百倍,就能看到袖标表面光芒闪烁的轨迹,赫然和空气里冷光闪烁的轨迹别无二致。

而在伊文的身后,是穿着飞行员装束的特斯拉,他那一身防弹衣上,流淌着着大片大片淋漓的鲜血。防弹衣下的军用迷彩服,此时也被鲜血浸透了。他仰面躺在泥浆里,口中不断溢出血液,直升机的操纵杆刺入了腹腔,不断溢出滚烫的鲜血,洒在地上,迅速地将泥水染成了暗红色。

而在特斯拉的身旁,是气若游丝的眼魔,此刻她正靠着一块湿漉漉的岩石,紧闭着双眼。她的身体仿佛被巨石碾压过一样,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创伤,右肩到左边最后一根肋骨的位置,是三处深入内脏的割伤,此刻,正汩汩地往外淌血。

眼魔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上,胸膛微弱的起伏着。按照常理来说,正常人伤成这样早就死了,她不知道是凭借着怎样的执念才坚持到现在,硬是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

白熊、海豹、艾丽卡,此时神色黯淡的站在二人身旁,茫然的望着特斯拉和眼魔,表情只剩下了麻木和压抑。此时此刻,他们痛苦的连悲伤都麻木了,眼睁睁的看着战友在面前死去,却连缅怀和哀思的权利都没有。

三人没有上前帮忙,因为此时没有他们插手的余地。周围全被光刃浮游炮覆盖,也就意味着三人也没办法法向外攻击,否则很可能会损毁浮游炮。

“你们是幸运的,至少还有朋友帮你们解脱。”

白熊望向眼魔,看着执着的颤动睫毛,挣扎着不肯咽气的同伴,看了一眼身旁的海豹:“别让我们的朋友再受苦了,送送他们吧。”

“……”

海豹喉头艰难的颤动了一下,无声的点点头,举起手里的冲锋枪,对准了眼魔的眉心:

“永别了,我们朋友。”

“咳咳咳!”

眼魔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力气,居然睁开了空洞的眼睛,她颤抖的眼眶里,滚烫的眼泪翻涌而出:“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亚当……亚当……”

砰——!

伴随着沉闷的枪声,眼魔的身体停止了痉挛,那双空洞睁开的眼睛里,清澈的泪水还在顺着眼角滑落,混着血水滴落在泥浆里。

似乎是听到了枪响,原本已经晕厥的特斯拉也跟着睁开了眼睛,他吃力的扭动脖子,先是迷茫的看了一眼众人,然后注意到躺在身旁的眼魔。表情突然放松了下来,就像是一个放下重担的挑夫,悠悠的吐出一口气:

“谢谢。”

“不客气。”

海豹似乎被他放松的神色感染,居然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还有,再见!”

砰——!

特斯拉的身体一颤,随后停止了呼吸,他安详的望向天空,嘴角残留着微笑——仿佛不是在地狱般的环境里意外身亡,而是亲朋好友的陪伴中溘然长逝。

“这就是结局么?”

艾丽卡低着头,将面容隐藏在凌乱垂下的刘海里,声音哽咽的说道:“从战车开始,然后是佩吉,接着是眼魔和特斯拉……一切都来的这么突然。”

白熊和海豹都没有说话,后者看了一看伊文,嘶哑着声线说道:

“我们之所以还活着,全靠队长勉力支撑,一旦他撑不下去,我们也完蛋了。”

“……”

这次白熊没有反驳,他抬起头平静的仰望着天空,望着无数簇拥而来的墨色触手,露出了讥讽而悲哀的笑容。

“撑不下去?开什么玩笑!”

伊文突然睁开眼睛,握紧了手里的袖标,吃力的站起身,竭力用最镇静的表情看着他们:“刚刚那么吃力,只不过是因为我在适应光刃浮游炮的操作方式,现在已经轻松多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白熊似乎并没有被他的语气感染。

“当然是……”

伊文这一句话还没说话,眼魔的尸体上突然爆出一圈红光,空气仿佛被看不见的波浪冲击着摩擦起来,迅速升温。她的身体迅速地融化开来,一滩血水上迅速混入泥浆,积成一片水洼。而就在下一刻,混入血水的泥浆,突然开始重新蠕动起来。

众人的脑子里,又重新开始激荡起那种恶心阴冷的扭曲感,不仅如此,这次还混杂了一些别的东西。骨骼扭动的咯咯声,低沉浑浊的惨叫声,泥浆翻涌蠕动声,无数种声音一下子从血水中传了出来。

“变异!”海豹下意识的惊叫出声。

砰——!

艾丽卡毫不犹豫的一发空气炮,将那滩混入泥浆的血水轰成了碎片,那股恶心阴冷的扭曲感立刻戛然而止。

而就在同一时刻,位于远处山峰顶端的那座白色灯塔,突然发射出强烈的光芒。还是那种异常不详的螺旋状光线,扭曲倾斜着划破天际,将夜空渲染成了褶皱翻涌的破抹布。

昏黄发红的光线,一下子透过了层层叠叠的触手,映照到了四人身上,空间里的一切变得明亮起来,到处都是一片诡异的橘红色。

“这个是?”

海豹顺着光源抬起头,朝着灯塔的方向望去,漆黑的夜空上方,扭曲的光柱像是一条渐渐拧紧的毛巾把,将整个黑夜都带动的旋转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铺满天地的墨绿触手仿佛也被扭曲,紧跟着旋转起来。紧接着,漩涡的中心很快飘出来另一幅景色。就像是雪花频闪的银屏,画面和线条模糊的看不真切。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它是想要把我们带回过去吗!?”艾丽卡遥望着远处的灯塔,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

“这就是你们接触过的,能让人穿越时空的光线!?”白熊激动的望向伊文,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脸上露出了希冀的表情:

“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口腔科靠谱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朱思泉
常德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
青岛有牛皮癣医院吗
海口治疗阴道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