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场不同于世界语的世界货币战争预热

2019/10/13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一场不同于世界语的世界货币战争预热本报 唐 玮 北京报道“读书时必须学英文,我曾因为那些陌生而奇怪的规则哭过。当我学世界语时,就没这

一场不同于世界语的世界货币战争预热

本报 唐 玮 北京报道

“读书时必须学英文,我曾因为那些陌生而奇怪的规则哭过。当我学世界语时,就没这种事。”一位世界语爱好者写下这段话时,立刻引起了一批饱受困扰的英语学习者的共鸣。

世界语是波兰医生柴门霍夫博士于1887年创制的一种语言,至今已122年。规则简单易掌握,发音优美。他希望人类借助这种语言

,达到民族间相互了解,消除仇恨和战争,实现平等、博爱的人类大家庭。

但事与愿违,世界语只停留在小范围内传播,世界通用语言仍是英语。就如同美元是世界主导性货币一样。

“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美国前财长康纳利针对美元主导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的经典评论被此轮金融危机演绎到了。

变化会慢慢形成吗?有着“人民币先生”之称的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本周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位被外电评论为“惟一在西方学术杂志上发表过论文的高级官员”连续多日在央行官方站发表文章,倡议将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发展为超主权储备货币。

此言一出,全球金融界都为之一震。他发言被迅速解读为中国对美国政府近期开启“印钞机”救市之举的回应。上述举措导致美元贬值倾向日益明显,在提振美国股市的同时,却加大了国际社会对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质疑以及对全球新一轮通胀泡沫的担忧。

这一观点得到了俄罗斯等其他金砖四国的支持,同时欧盟也向美元施压,提出打破国际金融旧体系的建议。很明显,就在G20金融峰会即将召开之际,美国、欧元区与东亚新兴市场国家的博弈已经上演。

周小川的思考

将基础利率维持在.25%的“零利率”区间、决定在未来六个月内买进高达3000亿美元的国债,并计划将2009年抵押贷款相关证券购买规模,提高8500亿美元,达到1.45万亿美元……剥离“毒资产”,接二连三的消息,使得政府债券收益即刻大幅降低,美元出现25年来的下跌。

全球交易员都在忙着卖美元,美国政府已经释放出清晰的信号,为了加大经济刺激力度,他们决意打开印钞机。

与此同时,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极为罕见地”连续在央行官方站发表文章,倡议将IMF的特别提款权SDR,发展为超主权储备货币。

3月23日,周小川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文章中指出,此次金融危机反映出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因此必须创造性地改革和完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推动国际储备货币向着币值稳定、供应有序、总量可调的方向完善,才能从根本上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他提出,“通过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才能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3月24日,周小川在央行站再度发表长文《关于储蓄率问题的思考》,坚决回应对中国储蓄率失衡造成金融危机的指责,并直指美元担当国际储备货币所存在的问题:“当一些国家储蓄增加时,如表现为美元外汇储备,就不可避免地使资金流向美国。”“同时,全球外汇资产过度集中于单一货币,容易出现事与愿违的异常现象。”

中国社科院世经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斌对《华夏时报》说,他认为,这两篇文章非常及时地指出中国内外所面临的问题,表明了周小川行长的理性思索,指出了更深层次的矛盾,关注中国未来可持续性发展所需要的内外条件。

知易行难

美元时代落幕为时尚早

“从理论研究上,真不失为好的建议。但实际操作上有很多的困难,短期内,可能会像世界语一样,只是美丽的愿望。”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对本报说。

“我认为将世界语与之相提并论并不恰当”,张斌说,事在人为

,虽然短期内不能撼动美元的地位,现在的权力配置格局也无法迅速打破,但发达国家还是会做出一些让步。因为相对力量发生了变化,权力分配自然也会随之变化。

目前的问题是,无法以足够快的速度对储备进行多样化调整,贸易顺差的国家正蒙受何等的煎熬。数据表明,全球央行持有的储备中,约三分之二为美元资产,这意味着,任何迅速抛售美国资产调整投资组合的举措都有可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美元储备使得这些国家成为“奥巴马政府人质”的判断并非妄言。

“从两篇文章的主旨来看,重点并不在于中国会立刻采取相应行动。”张斌说。在他看来,周小川行长的两篇文章里面更多的是提出问题和理性思考,至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倒不是重点。

“怎么解决,还要中美等更多国家的共识,也留待4月2日的G20召开后供大家探讨。”他表示。

事实上,作为美国的债权国

,中国对于美元的稳定更为关注。3月23日,央行副行长胡晓炼称,今后会继续根据需要购买美国国债。

她表示,对美国国债进行投资是中国外汇储备投资运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中国对于资产的价值波动高度关注。

“中文”的比重需加大

“平平仄仄平平仄,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流行歌曲《中国话》曾风靡一时,而反映在货币体系上,人民币的地位需稳步加强。

世界清醒地认识到,全球化程度越来越高。以单一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结算及当做储备的缺陷越来越大,在反思危机产生根源的同时,扩大国际货币种类的呼声也日益强烈,其中,尤以扩大人民币国际化的呼声,对人民币来说,可谓危中见机。

《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中提到,SDR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和潜力,但SDR本身需要改革,SDR定值的一篮子货币范围应扩大到世界主要经济大国,可将GDP作为权重考虑因素之一。

显而易见,人民币是有资格成为篮里一员的。“SDR需将人民币纳入。如果不包涵比较重要的新兴市场的货币,就没有太大意义。人民币应该纳入,如果想扩大SDR的影响力的话。”张斌认为。

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去年底撰文指出,人民币要时刻做好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准备,尽管现在还不可能马上实现人民币完全可兑换,但目前重要的一点是顺应国际贸易的需求,用人民币做国际贸易结算货币。

微信小程序要多少钱
微商城怎么做
微信小程序开发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