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雀巢剧本】父亲(话剧小品)“毕业”

2020/03/27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摘要:看了一些德云社的相声,挺喜欢岳云鹏的,拿他们常见的几个段子凑了一个,无聊之作,各位看官勿要拍砖...... 岳云鹏:今天给大家说段传统

摘要:看了一些德云社的相声,挺喜欢岳云鹏的,拿他们常见的几个段子凑了一个,无聊之作,各位看官勿要拍砖...... 岳云鹏:今天给大家说段传统节目,单口相声……
孙越:等会,单口?没我什么事儿?
岳云鹏:唉,你站着吧,不碍事。
孙越:这叫什么话,不是碍事不碍事,要是用的到我,哪怕全场下来就我一句话呢,我也得站这,可要是用不着我,我站在这里那就是欺骗观众。
岳云鹏:你们捧哏的什么时候用得到过?
孙越:这叫什么话!
岳云鹏:我给您打个比方吧,西游记您看过吧,没看过也不要紧,总该听过吧,没听过也不要紧,今天不要您票钱,我免费给您指导指导。
孙越:少来啊,西游记,四大名著之一,我知道啊。
岳云鹏:好,西游记里边有个二师兄。
孙越:对,猪八戒。
岳云鹏:您说起自己名讳来一点也不含糊哈。
孙越:你给我滚。
岳:这猪八戒可是白白胖胖,笨得要死,一个妖精也打不过,可是取经这件事没有他还不行。
孙:这什么比喻啊?
岳:这可深奥了啊,没事,想不明白不要紧,您慢慢想,就站这慢慢想。
孙:想什么想,压根就没我什么事。岳云鹏,你可说准了,要是单口,我现在就下去。
岳:准了。
孙越往台下走。
岳:别介啊,你站这吧,真不碍事。
孙:我嫌你碍事。
岳:你不能走。
孙:怎么着,打劫啊。
岳:您这卖相,有什么值得打劫?
孙:废话,不是单口吗,你一个人说就是了,我留着干嘛?
岳:你要不在这,师父不发钱,我不是白说了吗?
孙:哦,你师父不发钱,哈哈,你师父真是个好人哟。
岳:行了,行了,咱好好说,今天这节目啊,叫《白娘子大战红孩儿》是段传统节目,这个传统节目啊……
孙:等会,传统节目,我怎么没听过?
岳:你孤陋寡闻呗,平时不好好学习。
孙:这都什么呀,您说的都不挨着,这传统节目出自哪位大师,在哪里表演过啊?
岳:咱们接着说啊。
孙:问你话呢。
岳:行,告诉你,记住喽,这节目出自华山派相声大师岳掌门,第一次搬上舞台是在这嗨儿。
孙:哦,这嗨儿,还岳掌门,敢问上下名讳啊。
岳:不上不下,在中当间。
孙:没问你在哪?问你名字。
岳:哦,名字啊,我的粉丝儿都叫我不群思密达。
孙:岳不群啊,你贫不贫。
岳:开个小小的玩笑啊,接下来好好给大家说这段节目《白娘子大战红孩儿》,先说谁呢,先说说这红孩儿,红孩儿啊本来是女娲炼石补天时遗留下来的一块石头。
孙越一脸困惑:石头,不是牛魔王的儿子吗?
岳:别打岔,后来呢,跟这个绛珠仙草认识了,绛珠仙草啊是灵河边上一颗仙草,红孩儿天天来给她浇水,日久生情。
打岔声。
岳:你们别打岔啊。后来呢,红孩儿下界成了凡人,这仙草为了报答红孩儿,也投胎成了人,名叫“林妹妹”。
孙:嗯个?你这不对啊。
岳:怎么不对,别打岔,这是一段传统节目,比较早,你不熟悉,所以有些个疑惑是很正常的。
孙:哦。
岳:你都不知道他们俩有多好,哎哟,红孩儿天天给林妹妹按摩,两个人一块出去野炊,红孩儿做的烤野鹌鹑烤野鸡烤野鸭烤野兔烤野鹿烤野猪,自己一块不舍得吃,先让林妹妹吃。
孙:哦,林妹妹吃烤野猪?
岳:对啊,你别担心,不是你家亲戚。
孙:去你的,谁家亲戚啊。
岳:林妹妹吃完烤野猪,从怀里掏出一杯酸奶,咱就不说哪个牌子了,因为他们没给广告费。
孙:嗨,你说这干嘛。
岳:当然了,没有三聚氰胺。
孙:你等会,刚才没注意,差点让你混过去,怎么?林妹妹拿酸奶,从怀里掏出来的?
岳:你看看,你看看,想歪了不是,你这人啊,素质忒低,要不我就不愿意跟你一块上台,人家林妹妹胸前挂了一个布袋,酸奶在布袋里,保温。
孙:哦,林妹妹胸前挂一布袋,里边放盒酸奶,还保温,这不是袋鼠吗?
岳:你才袋鼠,你才袋鼠,怎么说话呢,告诉你,不许侮辱我的梦中情人。
孙:你的梦中情人?你就不怕红孩儿把你给烤喽?
岳做沉思状,忽然说:好吧,后来啊,红孩儿的邻山来了只白狐狸,这狐狸长得那叫一个俊啊。
孙:狐狸还长得俊?
岳:她能变人形啊,变个大闺女儿,真俊。
孙:瞅瞅你那作死的样子。
岳:这大闺女,这狐狸啊,有一天出门洗澡,在山上洗澡,泡温泉,赶巧呢,红孩儿也到这里来泡
孙:你等会吧,泡什么?
岳:泡澡啊,还能泡什么,还能泡什么?
孙:那你倒是说出来啊,你说泡,我还以为泡什么呢
岳:你以为泡什么?
孙:我以为泡脚呢。
岳:这是在山上,不是足疗店。
孙:是是是,你接着说。
岳:大闺女看见了红孩儿,红孩儿也看见了大闺女,你想啊,一个在水池子里泡澡,一个站边上,多尴尬,哎哟,把红孩儿羞得哦。
孙:转身走了?
岳:带着衣服就跳进去了。
孙:呵,这还叫羞愧呢,真不知道害臊值几个钱。
岳:说实话啊,红孩儿是有点没羞没臊,可是人家大闺女可是害羞啊,孤男寡女,啊,这要是叫别人看见了,我得顾及这个啊(拍自己的脸)
孙:好歹还有个明白人,那就赶紧穿衣服走吧,别呆在这了。
岳:对,你说得对,再看这位大美女啊,脸颊一红,怒斥一声“呸,死鬼”,上去就把红孩儿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呵,手法娴熟。
孙:啊,还手法娴熟,这闺女是干什么的?
岳:正常啊,正常,你想啊,她本来就是一狐狸精啊,再说了,正值妙龄,红孩儿刚发育完,所以啊,正常。
孙:对,要说是狐狸精那就对了,做什么都不稀奇。
岳:两人还客气呢,红孩儿红着脸说“老妹儿打哪来啊”
孙:这是打东北来的?
岳:话音刚落啊,大闺女还没来得及回答呢,就听岸边一块大石头后边,哏的一声,接着扑通。
孙:这是有人。
岳:对,有人,唉,你在那啊?
孙:别胡说啊,猜的。
岳:对,有人,水里这俩人吓了一跳啊,嗖的一下子就跳出去了,俩都是要面子的人啊,怎么见人?
孙:知道羞愧了。
岳:再看俩个人,都没来得及穿衣服啊,一边一个,大步流星就从石头后边包抄过去了。
孙:这还叫羞愧见人呢?都上赶着自己去找了,丢人上瘾,等不及啊
岳:先听见红孩儿大叫了一声。
孙:怎么了?
岳:石头后面躺着一个人,红孩儿一看,哇塞,大美女。
孙:又来了一个?
岳:不对啊,这不是我的林妹妹吗?
孙:这反映可真够快的。
岳:林妹妹,红孩儿叫了半天没反应,再一看,林妹妹死了。不用问,这准是自己泡澡的时候让林妹妹撞见了,林妹妹那暴脾气,怎么受得了这个,一口气提不上来,去天上报道了。
孙:罪过大了。
岳:红孩儿伤心难过,抱着林妹妹回去了,从此后精神失常,见人就喷火,见人就喷火。大闺女一看死人了,多少可能跟自己有点关系吧,本来想去自首,后来一想,当官的都忙着吃饭,哪有功夫搭理自己,得了,这山头也待不下去了,一咬牙一跺脚,投奔了梁山。
孙:您这瞎扯吗不是。
岳:都是真事,有史料可查,不信你去查查。
孙:真假咱先不论,您这说了半天,可没白娘子什么事。
岳:别着急啊,徐话说,心急吃不到冻豆腐啊。
孙:瞧您这口音。
岳:白娘子白贞素啊,本是峨眉山下一条大长虫,修行千年成了人形,她还有个姐妹儿,叫小青。有一年去北京参加土豪大聚会啊,白娘子偶遇一个叫许仙的土豪,俩人一见钟情,当即闪婚。
孙:闪婚?
岳:对,闪婚,认识第二天就结婚。不光闪婚,还闪生娃。
孙:什么叫闪生娃?
岳:结婚三个月生了一个娃,叫许翰林。
孙:您等会您等会吧,她就算是个妖精,都变成人形了,那也得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怎么见面就结婚,结婚三个月就生娃,那这娃不一定是谁的呢.
岳:你懂什么?火车都提速好几回了,人家这不是响应党的号召嘛。
孙:哦,响应号召。
岳:这一天啊,北京的雾霾忒厉害了,伸手不见五指,白娘子跟她的爷们说“跟我回趟娘家吧(四川话)”。
孙:那可是条大长虫,哪有娘家啊?
岳:有,有,四川峨眉山啊,她二表哥是只大蛤蟆,小姨是只山鸡,五叔是只大白鹅……
孙:哦,这是家禽市场啊
岳:管得着吗你?许仙就说了:去娘家啊,好啊。于是乎,两口子带着儿子许翰林回四川峨眉山,穿上登山鞋,背上旅行包……
孙:她怎么不腾云驾雾啊
岳:节能。
孙:哦
岳:这一天,一家三口来到了一座山下,俩人聊天,白娘子说“相公,林儿又尿了”,许仙说“尿了,换尿布啊”,白娘子说“我正给他喂奶呢,你来换”
孙:你等会,一边吃奶一边尿,这许翰林是个神马?
岳:管得着吗,人家消化系统过度发达。
孙:都没边了。
岳:许仙刚拿出尿布,正要去换,刚换未换的时候,就见一阵红云嗖的一下子,擦着自己的脸飞过去了。许仙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白娘子摊开双手,手上空空如也,孩子没了。
孙:让风刮跑了吧
岳:不是,感情啊,是让那阵红云抢走了,那红云就是红孩儿,本来啊,这红孩儿自从失去了林妹妹就一直精神不太好,这天正在山上泡澡
孙:还泡澡
岳:正泡澡呢,忽然听见有人说道“林儿”,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林妹妹回来了,所以就把许翰林抢走了。
孙:哦
岳:这下子可了不得,白娘子不干呐,你想想,那可是条千年大长虫,就那暴脾气,又是为了救儿子,白娘子当即做法,刹那之间天昏地暗,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水,不大一会的功夫就把山淹了半截,这段故事呢,后来有人称之为水漫金山。
孙:你别胡扯,水漫金山那是跟法海斗法。
岳:海大爷旅游去了,今天是红孩儿值班。
孙:胡说八道。
岳:红孩儿还纳闷呢,唉,怎么泡澡泡得,水都漏到山下了,他放下许翰林出去一看,哟,不是泡澡的水,这是哪来的妖精。你想,红孩儿也不是好惹的,一捏鼻子,三昧真火就蹿出来了。白娘子躲闪不及,胡子烧掉一半。
孙:别胡说,别胡说,白娘子有胡子?
岳:哦,不对,是许仙,许仙的胡子烧掉一半。
孙:这还差不多。
岳:水淹不行了,山上山下一周的火苗子乱窜,自己上不去啊。没办法,白娘子从兜里掏出6S来给小青打了个电话,小青驾着筋斗云就来了,一听这事,说那不好办啊,这年头土匪横行,没办法,那就报关吧。结果,朝廷派来一位高太尉,这高太尉啊,是个大贪官,上来就问白娘子要钱,白娘子那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妥协,柳眉倒竖,双目圆睁,一伸手。
孙:把高太尉打落马下?
岳:把一对耳环摘下来递给了高太尉。
孙:这可真是暴脾气。
岳:高太尉掂量掂量一对耳环,说“得了,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回去研究研究对敌策略”。说完头也不回,走了。许仙还宽慰白娘子呢“媳妇儿,嘿嘿,媳妇儿,别着急,咱们等着就是了”。就这么着,一等三天,高太尉没影了。
孙:白瞎一对原木耳环。
岳: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原木耳环?
孙:废话,她不是大长虫吗,天天深山老林里转悠,可不带着原木耳环吗.
岳:不对,明明是大理石的。
孙:吼,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岳:别打岔,咱么接着说啊,一等三天,没看见高太尉,白娘子坐不住了,“这可不行啊,饿着孩子啊”,问问自己的相公有什么办法没有。唉,你别说,许仙真是有点办法,许仙说自己有两个拜把子兄弟,一个叫关羽,一个叫张飞,这俩兄弟白净俊朗,文武双全一表人才。
孙:等会,这关羽张飞我可知道,这是三国里边的人物。
岳:怎么了?
孙:怎么了?不是一个朝代的。
岳:你知道白娘子是什么朝代的?
孙: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们可都知道,关羽关二爷,那是个红脸汉子,丹凤眼卧蚕眉,张飞是个黑炭头啊,怎么到您这儿都成了白净俊朗?
岳:你是不是起哄,是不是起哄,我说原因了吗?
孙:没说才问啊
岳:没说就是还没说到,你等着就是了,我这么说就有道理。
孙:哦,那您倒是说说。
岳:是这么回事,许仙自告奋勇去请来了两个拜把子兄弟,关羽张飞,骑着高头大马,许仙还纳闷儿啊,问张飞“你怎么不开车啊?”
孙:开车?
岳:是啊,怎么不开车,张飞说“昨天被交警留下了”
孙:呵,那时候还有交警呢!
岳:许仙就问为什么呀?
孙;对,为什么呀?
岳:交警给他定的罪名是“酒后无照驾驶非机动车辆闯红灯后驶上京广高速”。
孙:恩,那以后是不用想摸车了。
岳:两个人跟许仙交代好,嘱咐道“照顾好大嫂”,骑着高头大马就往山上闯,关羽的马跑得快,跟阵风似的,可是那火不是一般的火,你知道吗,那是三昧真火,就这样把关二爷的脸烤红了,最可怜那匹马,一身毛烤得又卷又黄,从此被人称为赤兔马,说起来,张飞最惨了。
孙:是啊,烤黑了都。
岳:你怎么知道?
孙:嘿,猜都能猜到。
岳:对,烤黑了。但是,两人都没成功,羞臊着离开了,剩下白娘子把许仙好一阵埋怨。眼见凡人都不顶用啊,白娘子一咬牙一跺脚,跑到海里把四海龙王请来了。
孙:喔,这大长虫的面子可不小啊。
岳:你想,龙王可不是想请就能请来的,不过呢,论起来,白娘子和龙王是表亲,四海龙王得管白娘子叫一声大表妹。
孙:唉,真是一家子。
岳:白娘子跟龙王都说好了,说你们啊,先到天上等着,我下去把红孩儿引出来,他只要一喷火,你们就下雨浇灭它。

共 65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哈哈,真是一盘活色生香的笑菜。四大名著、民间故事、世俗万象之经典人物经典情节,在这里被改头换面被偷梁换柱,在这里穿越古今被混搭串联并连,通过逗哏和捧哏一句句精彩可乐的民俚俗语天衣无缝的巧妙配合,演变成了一个个让人意想不到却又理所当然的捧腹笑话闹剧。此篇逗哏之作,可谓上下千年古今传说随手拈来,语言雅俗共赏,兼取现实中俗物俗景,讽低俗而快之,读之,可开笑口而悦心,堪称一篇成功之作。推荐阅读。编辑:垦荒者。
1 楼 文友: 2014-10-25 09: 9: 0 这种写法第一次看到,文字巧妙结合不由人会心一笑,欣赏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0-26 15:45:09 呵呵,开怀一笑罢了
2 楼 文友: 2015-10-02 16:20:02 如此混搭,幽默无比且活色生香。感谢你带来的佳作!让人耳目一新。 用爱去发现美好,用心去感受人生百态、红尘俗世的喜怒哀乐……小儿感冒咽喉痛痒吃什么药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运动时腰扭伤怎么办
剖宫产术后如何预防便秘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