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王的魔女

2020/01/17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王的魔女星寒看了一眼后视镜,黑色轿车后似乎还跟着一辆货车,在上一个十字路口时就左转了:“达利尔大叔,能告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王的魔女

星寒看了一眼后视镜,黑色轿车后似乎还跟着一辆货车,在上一个十字路口时就左转了:“达利尔大叔,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这是和某个人的约定。”达利尔大叔把手伸出窗外,抖了抖烟灰道。

“墨本哈菲吗?”

“不是她,是我前一任的妻子,她叫希尔露。”达利尔大叔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萝丝,道:“她和这孩子差不多吧,平时也不喜欢説话,我们都是普通人,靠着那牧场维持生计。”

星寒从达利尔大叔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渴望,对前任恋人的追忆,随着岁月也只能缓缓化为泡影。

“説起来,这里就是你家了吧?”不知不觉中,达利尔大叔突然减慢车速,指着一旁亮着灯的别墅问道。

“嗯,就是这了,大叔你也快回去吧,已经不早了。”星寒推开车门,月光被乌云遮住,而这时,他的眼睛突然瞥到了达利尔左臂缠绕着的绷带,因为他整天都穿着牛仔服,不经常露出手腕以下的部位,“这个是……”

“哦,这个是年轻时候留下来的,很严重的烧伤,还是不要看的好~”达利尔大叔很随意地晃了晃左臂,透过睡衣的袖子可以看到那绷带似乎缠到了很深的地方。

目送达利尔大叔开车离开,星寒才折身走向别墅大门。

“星寒,怎么样了,有莉丝缇娅的消息吗?”时间已经将近十diǎn,客厅只有冰瞳一人还在辛苦的拖着地,看到星寒回来之后放下手中的拖把慌忙问道。

“没有,总之先恢复一些精力再説好了,大家都累的不行了,好好休息一晚上,如果在明天比赛前还没有找到莉丝缇娅的话,只好让修蕾克丝帮忙了。”星寒打了个哈欠,本身与预咒师战斗后的身体就还未缓和,不休息的话真的要虚脱了。

“星寒,晚安……”萝丝眯着眼晃进房间,探出头轻声説道,之后便再次匿入屋子。

星寒和菲儿对视了一眼,冰瞳的工作也差不多了,终于可以进入全体休眠的状态。

“呼……”好久没有像这样躺在床上了,精疲力竭之后果然床才是最好的归宿。不知为何,刚才的睡意突然在此刻骤然消失,星寒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菲儿,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跟自己在这种时候説过话了,而且连睡姿都不再面向自己。

“是我太忽略她了吗……”星寒用手撑着头部,回想起来,自从碎刃事件平复后,自己就一直对菲儿很冷漠,连接触她的机会都少之又少。

“不,哥哥做的很好哟~”

“什么嘛,菲儿你没睡着啊。”听到菲儿的声音后,星寒这才放心地躺了下来。

菲儿xiǎo声道:“哥哥只要继续这样就好了。”

“菲儿生我的气了吗?”

“没有,能这样和哥哥在一起菲儿已经很高兴了。”菲儿依旧没有转过头,那双富有魔力的眼睛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真的吗?那就好……”星寒长出了一口气,看来确实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这时,菲儿缓缓坐起身,月光洒在她银色的长发上煞是好看,她的xiǎo嘴轻张,道:“哥哥,菲儿已经是魔术者了,你有注意到吗?”

“嗯,那天开始就注意到了,菲儿的魔术一下厉害了好多,而且就算不用展开式也可以发动,是薇列和西顿这两本魔术书的原因吧?”

“菲儿已经学会了两本魔术书的所有术式,虽然还不能和兰相比……”菲儿一下顿住了,不知道该説些什么好,印象中兰已经离开这里将近半年了。

“兰那家伙在干什么呢?”星寒轻声问道。

菲儿没有説话,只是转身骑到了星寒的身上,手指抚着嘴唇道:“哥哥,想要菲儿吗?”

“喂喂,菲儿你今天怎么了,不会真的在生我的气吧?”星寒连忙起身后退了一些,靠在墙面才给了自己一些安全感。

“笨蛋哥哥,睡觉了……”菲儿完全没有回答自己问题的意思,一头扎在枕头上。

星寒似乎有些后悔了,怎么説菲儿也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做这样的事情又不是不可以,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菲儿,我……”

“……最喜欢哥哥了~”

星寒霎时间感到一阵安心,隐约可以听到菲儿轻微的笑声,看来她并没有做出什么改变,反而是自己变得越来越犹豫不决。

菲儿似乎想起了什么,把头转过来,脑袋闷进星寒的胸口,轻声道:“晚安~”

……

翌日,天空一阵阴霾,但迟迟没有雨水落下的痕迹,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比赛还要继续了,没有莉丝缇娅的队伍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战斗力。

“星寒,早上好……”萝丝懒洋洋地从房间里晃悠出来,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后道:“今天也是阴天啊……”

客厅的钟显示着十diǎn,比赛还未开始,如果想要了解莉丝缇娅失踪的经过,必须再次回到人气高涨的竞技场才行。

“比赛还有半个xiǎo时,菲儿她们先过去了,我们等一会儿就可以出发了。”星寒站在阳台,仰望着令人压抑的天空,雨不知何时能落下,这样的天气简直难以揣测。

时隔二十分钟,星寒和萝丝来到了阴霾天气下的竞技场,这里的人气似乎不被天气所左右,但人们所忽略的只是莉莉希娅的队伍中缺少了一个人而已。

“为什么比赛还能开始?”星寒不解地看了一眼解説席,裁判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不断地看着手表,预计着比赛开始的时间。

“星寒,看……”萝丝的xiǎo手突然指向自己的身后,星寒回头看去,在那第二层的观众席上,赫然站着一名面无表情的女子!

“她怎么在这……”星寒咬着牙跑向二层的观众席,而这时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三分钟。

正当两人快步挪动到二层时,那个靠近护栏的位置竟然空无一人!

“黑王的魔女。”

……

漆黑的空间中,伸手只能触摸到一根又一根的冰冷的栏杆,脚下非常潮湿,时不时可以听到老鼠的动静,远处挂着一盏油灯,光线很弱,几乎照不到什么。

“吱——”

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门打开了,莉丝缇娅循着声音看向油灯的方向,一个人影被映到了墙上,是个中年男人。

“莉丝缇娅,对不起,现在还不能放你出来。”

莉丝缇娅没有説话,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虽然不曾见过,但那种感觉应该是魔法。自己依然可以预知到男人的语言和动作,没有对自己不利的情况发生。

手被一根粗皮带拷在身后,两只手臂之间没有一丝间隙,粗皮带的另一端连着一根铁链拴在墙面上。

不久后,男人突然打开铁笼的锁,端着一餐盘的食物坐在莉丝缇娅的身旁,示意她张开嘴,轻轻地把一块面包塞进她的xiǎo嘴中。

“咳、咳……”

男人迅速拿起挂在腰间的水壶,用心地灌进莉丝缇娅的口中,见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舒缓的表情后才放心下来。

大约五分钟,男人把带来的食物全部喂给了莉丝缇娅,这些东西足够保证她坚持三天以上的时间。

“为……什……么……”三个字费力地从莉丝缇娅的嘴里吐了出来,男人有些惊讶,但许久没有回头去看她,油灯微弱的反射下,依稀可以看到他眼角缓缓留下来的眼泪。

莉丝缇娅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脑袋一片空白,身体也开始沉重地动弹不得,这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吃的东西里被男人下了安眠药,但是用量不会过度,只是不想让自己感到痛苦而已。

“莉丝缇娅,该结束了,原谅我吧……”男人把莉丝缇娅抱上床,解开了双手的束缚,让她好好地在这里睡一觉。

油灯忽地吹灭,男人借着从外面渗进来的光看了一眼被锁在笼子里的莉丝缇娅,力不从心地关上门离去。

……

“艾瑞卡,有空吗?”伊芙妮洛穿着一件很漂亮的公主裙在餐桌前晃来晃去,似乎是在寻求艾瑞卡的意见一样。

“要我提意见吗……嗯,很漂亮,不过感觉少了diǎn什么。”艾瑞卡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撤下来,摸着下巴打量着面前的伊芙妮洛。

“哼,很一般嘛,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沙发上的弗拉德冷嘲热讽道。

伊芙妮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回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缓缓走来的艾瑞卡:“怎么样?”

艾瑞卡并没有在伊芙妮洛身前停下来,只是走到茶几旁淡淡地看着桌面上的零食,弗拉德有些提防地瞥着艾瑞卡,似乎他随时都会对自己发起攻击一样。

艾瑞卡弯腰拾起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后塞进伊芙妮洛的口中:“嗯,nice。”

“哈?艾瑞卡!!!”伊芙妮洛顿时怒火冲天,一把揪住艾瑞卡的领子。

这时,从门口缓缓走来一名少女,甩了甩白色的马尾指了指伊芙妮洛,道:“伊芙妮洛,准备去执行任务了,艾瑞卡,在她的衣服上添加diǎn能用到的东西,我应该教过你的吧?”

艾瑞卡diǎn了diǎn头:“r,伊芙妮洛要去执行什么任务?”

r浅笑道:“参加高级舞会,刺杀一名沃姆特。”

长春银屑病中医名医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较好的医院
贵州有治疗癫痫医院
泉州牛皮癣医院
遵义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