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劈天斩神 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晋升皇者

2020/02/15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劈天斩神 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晋升皇者而实际上,这个层次决定了逸尘的修为,已经超越了正常情况下,天罗大陆的最高境界。一个层次,两个

劈天斩神 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晋升皇者

而实际上,这个层次决定了逸尘的修为,已经超越了正常情况下,天罗大陆的最高境界。

一个层次,两个境界,其中蕴含的修为实力,以及对修武一途的理解,简直有天壤之别。

即便是实力最差的超级强者,也能毫不费力的碾杀实力最强的战王巅峰强者。

不仅是实力悬殊,更是境界上的差距,无可弥补。

更重要的是,逸尘已经拥有了,与鬼域一战的基本资格。

尽管实力有待提高,却也让草儿和铁芍伯伯欣喜若狂了。

精灵世界的誓言,仍在耳边回荡。

草儿和铁芍伯伯,只有在逸尘晋升到超级强者之后,才能考虑应劫事宜。

“逸尘恩公冲皇成功!”

随着皇冠的黄色光芒的扩散,即便有铁芍伯伯布置的结界阵法阻隔,也照样溢出了圣殿。

整个精灵世界,欢声雷动。

接受了精灵世界誓言,就必须随时准备投入到应劫之中。

身为应劫之人,总算激发了精灵感应,也成为了超级强者。

这是万余年来,精灵世界最大的喜事。

随着精灵感应的激发,精灵世界成员的实力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而圣物灵树酝酿出的灵气

,将会源源不断。

所有精灵,都沐浴在精纯浓郁的灵气之中。

从不到五寸,爆长到三尺以上,而且还有攀升的趋势。

圣物灵树的变化,预示着从今以后,精灵世界再也不会缺乏灵气。

逸尘端坐在圣坛上空的虚空之中,纹丝不动。

体内的能量汇集,周身萦绕着黄色光芒。

如同一尊战神,在圣坛内不动如山。

有着日月空间的能量运行,顺利的通过了冲皇成功最初的危机。

稳固修为也就是时间的问题,对于逸尘来说,不存在如何意外。

倏~~

忽然,逸尘身躯一震,仿佛有一缕能量,渗透到逸尘体内。

精灵感应!

逸尘睁开双眼,绽放出凌厉的光芒。

若是水疆等人在场,一定会集体失声惊叫。

尽管逸尘才刚刚踏入战皇级别,不如太岁目光的凌厉。

然而,两人绽放出的光芒,似有相同甚至相通之处。

“即日起,整个精灵世界的资源,任由支配,不收任何控制……”

逸尘耳边,似乎想起了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

清晰而明亮,就连一旁的草儿和铁芍伯伯,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是精灵感应带来的效果,作为精灵仙子,以及精灵世界管理者的铁芍伯伯,早就从精灵世界的记忆中,获得了这样的信息。

虽然逸尘并非精灵王,也不曾担任精灵世界的任何职务。

但是,对于精灵世界的一切资源,包括人员调配,逸尘都有绝对的决定和掌控权。

甚至精灵王太岁,也在逸尘的调遣之列,其余人等更是没有例外。

与此同时,冥河水域之中,恍惚着的太岁,身躯也是一震。

身体的实质性,又比之前增加了几分。

“万年大劫……应劫之人出现……”

喃喃自语,旁若无人。

“太岁,你说什么?”

一直期待着的九头蛟王,时刻关注着太岁的状况。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九头蛟王不明所以。

“应劫之人,太岁……不可能吧?”

水疆闻言,心里一凛,脱口问道。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太岁都不像是传说中的应劫之人。

第一次见到逸尘,水疆就隐约有些怀疑,眼前的小伙子就是化解万年大劫的应劫之人。

即便逸尘从未承认,水疆也对此深信不疑。

随着五行帝尊神魂的出现,消除了水疆对小五传言的疑惑。

便更加认定,逸尘应劫之人的身份,只是没有大肆宣扬而已。

“当然不可能。”青帝轻声说道。

看向水疆的目光,流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神情。

尽管早就知道了逸尘的身份,但青帝不敢擅自泄露这个秘密。

即使水疆有过打探,青帝也是避而不谈。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水疆恍然大悟,为何青帝和水映月,都对逸尘特别亲近。

向来获悉了逸尘的身份,这才处处竭力维护。

“呃……有些事情,自己揣摩一下,就能感觉得到的。”

青帝没有回答,倒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水疆执念太深,至今仍未脱离困境。

小五的陨落,几乎摧毁了水疆的神智,强烈的自责使得水疆闭关近万年。

虽然水映月的回归,让水疆稍稍有了一丝安慰。

可对于上一次万年大劫的遗憾,始终萦绕在水疆的心头。

正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水疆的执念要在这一次的万年大劫之后,或许才能消化。

连五行帝尊的神魂,都没明确告知水疆,有关逸尘的身份问题,本意应该就在于此。

“精灵感应……我要应劫!”

不等水疆多想,太岁的嘴里又自言自语。

神智没有受到侵扰,太岁是在仓促中进入了冲帝状态。

对于冲帝成功的感觉,并不是十分清晰。

究其原因,乃是精灵感应所致。

从圣物灵树释放出来的那股能量威压,原本就是太岁之物。

物归原主之后,带来了精灵感应,从而让太岁毫无征兆的成了大帝级别的超级强者。

实际上早有征兆,只是精灵感应的速度稍慢,不如能量威压那般迅疾。

只有在逸尘顺利冲皇的情况下,精灵感应才会传递到太岁心中。

至此,太岁的脑海中,进入了澄明状态。

之前的所有疑惑,也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太岁,你胡言乱语点啥呢?”

九头蛟王只惦记着太岁冲帝的经验,根本没弄明白,太岁嘴里说出来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九头蛟王,我告诉你,逸尘是应劫之人,我冲帝成功就是拜他所赐……”

一旦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太岁便一五一十的说给了九头蛟王听。

人类帝尊挽救了精灵世界,而帝尊本人却在人魔之战中陨落。

从此,精灵世界有了诺言,也就是草儿和铁芍伯伯宣誓的那些。

由于应劫之人一直没有出现,加上许诺之时,距离万年大劫太过遥远。

导致了精灵世界无法兑现诺言,并由圣物灵树抽取了精灵王的部分能量。

既是对幼小的圣物灵树予以保护,也是对精灵王的一个约束。

没有了这部分能量,任凭精灵王修炼千年万载,也断然不会晋升到大帝级别。

只有应劫之人出现,并在精灵世界宣誓之后,方可激发精灵感应。

而太岁的冲帝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根本就不是太岁故弄玄虚。

即便是太岁本人,不过是片刻之前,才从精灵感应的传递中,得知了这件事情。

身为精灵王,与应劫之人之间的交流,必须从精灵感应开始。

逸尘在精灵世界圣坛,激发的精灵感应,即便是太岁远在万里之遥,同样能接受应劫之人的信息。

尽管太岁冲帝成功,比逸尘的冲皇要强出十万八千里,但只要启动精灵感应,太岁便是应劫之人座下一员,是不是精灵王关系不大。

这也是精灵世界的誓言应验的一个证明,数千年前就已经决定了,谁也不能更改。

从现在起到应劫结束,逸尘可以随时随地的差遣太岁,而且不会受到任何阻碍。

在此之前,太岁归东方大帝木芒所管,理应听从木芒的指令。

逸尘激发精灵感应,并不会改变这个归属关系。

但是,只要是和应劫有关的,太岁就只能按照逸尘的命令行事。

即使是东方大帝木芒,也无权干涉太岁的行为。

仅仅是一丝精灵感应,就能改变各种状态。

并非是精灵感应有多强悍,而是对誓言的约束和尊重。

天地之间,誓言诺言原本神圣,只是由于遭到一些见利忘义之徒的践踏,这才变了味道。

即便如此,在真正的誓言面前,还是有一定的规范约束,不容随意践踏。

太岁和逸尘之间,看似毫不相干,却因为精灵世界的誓言,联系在一起。

身为精灵王的太岁,对此大感宽慰。

不仅仅是逸尘的身份,让太岁放下了如何报答的心理负担。

更由于应劫之人是逸尘,使得太岁对即将到来的万年大劫,有了更多的期待。

墨亚预言说过,这一次的万年大劫必将成为世间最后一次。

新的应劫之人,终会应劫成功,让世界恢复到和平稳定的状态。

太岁不知道,墨亚预言是否像往常一样应验,但深知精灵世界的任务和承诺。

若是换着其他的应劫之人,或许太岁还有些惶然,甚至考虑是否要兑现诺言,参与到应劫之中。

毕竟,一旦加入便无退回之理,要是被应劫之人利用,整个精灵世界也就是一个庞大的炮灰而已。

但逸尘不同,在精灵世界危急之时,屡次出手相助,又将游离在外数千载,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太岁,劝回了精灵世界。

并不顾生命危险,潜入太岁自己都不敢涉足的冥河水域深处,为精灵世界寻找息壤。

仅凭逸尘为精灵世界做的这些事情,哪怕不存在应劫一说,太岁都愿意为逸尘‘两肋插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