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盖世帝尊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斗道法

2020/01/17 来源:辽宁信息港

导读

盖世帝尊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斗道法道城到处都是引论,传出来的消息太过可怕,一尊太上长老就这样损落了,天演宗可是道州现在的霸主,他们族内的

盖世帝尊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斗道法

道城到处都是引论,传出来的消息太过可怕,一尊太上长老就这样损落了,天演宗可是道州现在的霸主,他们族内的太上长老,在道州必然有绝顶战力。

不得不说很多人都拍手称赞,这些年天演宗野心勃勃,一直想统治整个道州,炼化道城,就因为这种野心导致很多势力遭遇打压。

现在散修强者都心动了,特别是一些寿元干枯的散修,一株圣药竟然出现了,这消息虽然不能证实,可是天演宗在那里面死了一位太上长老,说明里面有逆天的造化。

天演宗的高层自然窝火无比,毛都没看见一个,就被人污蔑成得到一株圣药,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差点气得吐血。

一方神圣而又威严的古老宫殿内,供奉了天演宗诸多先辈的牌位,此时这里面站满了天演宗的人物,都是一脸的崇敬。

他们都跪了下来,在膜拜一个画像,这画像虽然模糊,但是有一种惊天的道韵在弥漫,金辉洒落而下,一片的庄严。

这位据说是天演宗开宗立派的老祖,此时他们恭敬参拜,请出一个石盒,这里面封存这一个残缺的石头。

这石头上密布繁奥的大道纹路,猛地一看,好似看到一缕缕大道纹路,化作诸天群星在隆隆震动,那种运行的轨迹异常繁奥。

有些修行不到家的人看一眼都感觉头昏眼花,内心都心惊,这就是天演宗的镇族至宝,可以推演各种诡异之事。

此物虽然残缺很多,但是神效惊人,当初天演宗就是用这个残缺的天机台,推演出道族各个净土的下落,从而谋夺无量造化。

九个天演宗的老人盘坐在天机台面前,联手催动这尊至宝,这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催动的,大道纹路太过可怕,一个不慎都会遭遇反噬。

就是因为这点,天演宗不会轻易动用这件至宝,不过今日一位太上长老死了,还有人在外界造谣,天演宗上下都憋了一肚子的火,势要抓住敌人澄清事实。

一缕缕大道纹路密布在朦胧的虚空中,遮掩了一切,虚空中的群星都在跳动,展开一场可怕的推演。

在道城中,道陵他们在里面溜达,听着四周传来的言论是,都是非常高兴。

也在这时候,道陵的眉头一挑,感觉朦胧中有一股莫名的气息笼罩过来,非常的暗淡,要是不轻易感觉根本察觉不到。

道陵身上有古老的符文在显化,这是他在皮肤上摹刻的纹理,一旦有人在推演,就会示警。

“忍不住要推演了。”道陵冷哼,这点他在就猜测出来了,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天演宗的速度让他一阵心惊肉跳。

“估计是借助了某种宝物,这次就和你们玩一玩。”道陵四下看了看,就往一个小巷子走去。

“你们给我护法。”道陵的双眸微闭,心神空灵剔透,越发的感觉朦胧的虚空中,那股诡异之气越来越浓郁。

“就和你们斗一斗法,看看是道城的大道强,还是你们天演宗强!”道陵的拳头微握,他在感悟道城若隐若现的大道。

前段时间道门感悟大道,观摩大道演化,欲要演化出来,可惜被震伤了。

当时道陵就感觉这是道城的大道,现在感应了一下和他猜测的一样,嘴角便是翘起一丝笑容。

他通体气息升腾,源源不断的上涌,当中有繁奥的符文涌现,他在沟通天地大势,彼此间交融在一起。

升腾的速度非常快,他现在就盘坐在道城内,感悟大道的位置不是特别远,但是很难找到具体的方位。

道陵的心神清澈透亮,携带自身气息,不断和大道沟通,这一次他小心翼翼,上一次已经和大道交流过一次,这一次显得有些轻松了。

道陵盘坐在地上,通体气息朦胧,若隐若现,被一层层道韵遮掩。

这一幕让小胖子大惊之色,他吃惊道:“这是大道气象,道陵在干什么?他竟然能沟通天地道法,这是也太逆天了!”

古泰也心颤,天地大道可不是他们能沟通的,这是强者悟道的时候才可以做到,可是道陵这个层次的修士不应该提前接触。

现在事实摆在他们眼前,让他们不得不相信,非常好奇道陵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因为他只是盘坐下来几个呼吸,就朦胧了一层大道之气!

虽然道陵能感觉到,但是不能和大道进行深层次的沟通,要不然会被震伤的,动辄就是损落,这太凶险了。

远在一座庄严肃穆的殿宇内,里面围绕了很多人,都是天演宗的强者,目光盯着空中,天机台在显化诸天奇特场面,推演他们的下落。

这石头残缺不全,密布繁奥纹路,但是它很不一般,内蕴一种恐怖至极的波动,在显化一方方山河。

逐渐的,残缺的石头演化出道城的一幕,这让他们难以置信。

“好大的胆子,他们简直太嚣张了,造下这样的罪孽,竟然还敢来道城,简直是不知死活!”

天演宗一位族老瞬间震怒,道城早就被天演宗上下看成囊中之物,敌人胆敢来这里不是找死嘛?

最重要的是道城还是一尊至宝,就算有强敌杀来,也是一个死。

他们都无法想想,这三个少年的胆子也太大了,明目张胆的把天演宗拖下水,又在道城里面不走了。

“哼,太嚣张了,当诛!”

“幸好长老的决定英明,用天机台推演出他们的下落,要不然我们天演宗还不知道被他们想成什么势力,一定要尽快找到他们,诛杀此撩!”

一群人皆是大吼,杀气腾腾,目光也看向围绕残缺石头盘坐的九大老人。

这九人是天演宗一直不出世的老强者了,实力非常强大,他们联手催动天机台,自然可以推演出此子的下落。

因为当初就是他们九人联手,推演出道族各大净土的下落,可以说在推演之道的研究及其深奥,在宗内很少有人出其左右。

兀的,天机台显化的画面陡然破碎,这一幕让四周的人脸色惊变,因为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朦胧的天地,看不切。

“这是怎么回事?画面为何消失了!”一个中年人皱眉,表示不解。

“别说话,天眼九老对推演之道的参悟深不可测,岂能是你可以质疑的!”一个老人豁然皱眉,看着中年人训斥道。

闻言,中年人的老脸一红,天眼九老在天演宗的位置太高了,自古以来,天演宗都有九老的位置,一代一代的为天演宗推演未来大势!

毫无疑问,这一代的天眼九老的修行深不可测,在道族封山之日,接连出手推算,每次出手都给天演宗谋夺一个净土,可见他们的可怕之处。

天眼九老盘坐在地上,岿然不动,似乎九大神山一样,没有什么能扰乱他们的心神,对于推演三个小家伙的下落,感觉没有丝毫失败的可能。

“你以道法隔绝天地,小道尔,看老夫如何破你的法!”

天眼九老的双目豁然间大睁,九双眸子宛若小太阳燃烧起来,弥漫出恐怖波动,九人同时间大叱道,拥有必胜的把握。

他们已经看出来了,对方虽然以道法隔绝自身气机,但是对于九个老怪物,配合上天机台而言,轻松便可破解此法,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找到此人的踪迹。

殿宇内,诸多天演宗强者围绕天眼九老观望残缺的天机台,当他们听到九老的断喝,都是情不自禁的点头,看来天眼九老神威犹在,就这种底气足够了。

九老的双手同时间划动,涌出浩大的精血,汇入残缺石头内。

这块天机台发出璀璨神虹,大道之音炸响,演化在高空丝丝缕缕的纹理一刹间粗大好几倍,犹如一道道闪电,涌现出恐怖气息。

虚空都在起伏,空间在震荡,这种纹路非常诡异,穿行天地间,构建成一个通道,横渡而去。

道城内,道陵盘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黑色长发微微飘动,通体道韵流淌。

这一刻他感觉到非常可怕的危机到来,似乎敌人近在眼前。

“来了!”道陵的双眸大睁,双目如电,通体气息瞬间封死,同时他在虚空中和大道勾动的气息瞬间动了。

这好像是道陵另一个躯体,替他挡劫,释放出强大波动,一下子冲击而去,顺着他感应的大道追寻。

当然要这么做非常艰难,道陵借助了粗浅的天地大势,传递过去少许自己的气息,以求蒙蔽出手的强者。

动静非常大,一缕缕旺盛的精气神在虚无的天地中狂涌,四周看起来乌黑一片,这是道陵感应到的空间,另一边就是大道跳动的位置。

他每次走出一段路程,脚底就交织出一缕缕银色纹理,看起来像是细小的蛟龙一样,构建成一个道路,往大道狂奔。

道陵来到近前,就感觉到这里的可怕,似乎来到九重天上,看到一条浩大无尽的神海在咆哮,又好似一尊真龙在变化!充实着无尽的威严。

“哈哈,找到他了,他跑不出我们的手心!”

与此同时,在天演宗殿宇内,九老大笑起来,感觉到道陵的气息,追寻到源头。

“好,九老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稍稍动用手段推演一番,就可以找到这个孽障的位置!”

“九老的神通自然广大无比,对方就在道城内,只要九老落下一只大手,就可把他驹来。”

“哈哈,这简直是易如反掌啊,我倒要看看这几个孽障有什么三头六臂,胆敢诋毁我们天演宗,哼,到时候非要把他抽筋扒皮!”

四周传来的笑声,让九老苍老的脸色不禁浮出傲然之色,非常得意的探出去一只手掌,九个虚幻的大手顷刻间合闭在一起,演化成一尊大如神岳的恐怖手印,密布繁奥纹路。

大手横空,压迫的虚空都在抖动,通过刚才他们构建的通道,很快就来到终点,直勾勾的往下面压落!

轰的一声,虚空中裂开一个大口子,冲出恐怖波动,道陵在这种威压下,都难以抵抗一时半会,直接就粉碎掉。

这是大手极度可怕,拍击下来,大浪滔滔,横在高空中,直勾勾的拍下。

沉寂不动的神海陡然间爆发滔天雷音,犹如万重天雷炸开了,可怕的一幕,难以接受一个蝼蚁一般存在,竟然敢挑衅它。

恐怖神能上涌,一刹间就把这个大手崩成粉碎,那构建的成片虚空都在崩塌,轰隆隆的顺着未知的空间横扫。

“噗!”

画面回到殿宇内,刚才还是意气风发的九老,瞬间咳出九口逆血,脸色煞白无比,满脸的惶恐之色,他们看到了一尊神明杀了过来。

“怎么回事?”在场的人大惊之色,天眼九老是何等的存在,这是谁让他们一起受伤了?

九老的脸色苍白,精气神萎缩不振,遭遇了重创,他们的脸色阴沉无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招惹那种存在的注意。

刚才他们只是感觉到一缕气息,就让他们肝胆欲碎,要是这种人物来到天演宗,谁人能敌?

就在他们惊疑不定的时候,脸色豁然间大变,惊恐的目光汇聚头顶,感觉有大劫到来。

很多人都感觉到可怕的威能横了过来,宛若一挂神河沉坠下来,直接压塌了虚空,那可怕的大浪喷薄无尽瑞彩,每一条蕴含的神能都恐怖如斯!

万道神虹齐齐沉坠,整个古殿都崩塌了,不知道多少人被活活震成血雾,这是大劫降世!

天演宗一群人都吓傻了,瑟瑟发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这万道神虹一旦沉坠,这里将会被彻底抹杀掉。

哼!

一声冷哼声陡然间炸响,这方净土深处有一个古洞存在,混沌气垂落,喷薄大道之气,这里面伸出一个巨大的手掌。

这个手掌太可怕了,神辉夺目,绽放万丈神虹,这个小世界都无法承受他的气息,导致成片的虚空在扭动。

虚空中沉坠的气流都由此凝固在虚空中,大手探了过来,掌心托着天机台。

在巨手的催动下,这残缺的石头爆发无穷的符文,密布天地间,有惊世气息绽放。

很惊骇的一幕,一条条神能被符文卷了上去,这个残缺的石头爆发的符文竟然把裂开的虚空给修补好了。

虽然如此,但是刚才一刹间的爆发,震死了天演宗很多人物,场面都是断壁残垣,这个古老殿堂都被打的塌裂。

很多人都呆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招惹了什么对头,竟然惹得族主亲自出马才摆平此事。

天眼九老的脸色阴晴不定,刚才就是他们感觉到的气息,爆发的威能造成的这幅局面。

“族主,难道有绝世强者要攻打我们天演宗?”有人大吼道,感觉此事非同小可。

“此事不要再问了,一个死物罢了,刚才那个人很有意思,应该是道族的人!”古洞里面传来冷漠的声音。

“什么?道族在外面的余孽!”一群人神情大骇,都没想到道族还有人在外面活着。

“一个蝼蚁而已,上不得台面,现在你们把手底下的事情放一放,我刚才已经追寻到源头的地点,这才是我们天演宗的头等大事!”

古洞里面传来的声音,引得天演宗一群高层哗然一片,皆是狂喜无比,连刚才的损失都忘了,只要完成这件大事,再多的损失也无妨。

而在道城内,道陵浑身气息虚弱,刚才他损耗浑身能量,导致气息骤降。

他喘了一口粗气,脸上带着笑意,刚才他隐隐感觉到大道在震怒,估计施法推演的人,应该遭遇重创!

“这就是利息吧!”他在心里缓缓道,虽然现在只是在暗中给天演宗造成一些阻碍,但是他坚信,总有一日,他要以一己之力,把属于道族的东西一毛不剩的,全部拿回来!

恢复了一会,道陵就站了起来,思索了一会,在心里暗道:“我现在不缺源了,缺少的只是奇珍冲关,要是去拍卖会竞拍,以我手头上的源石还差点。”

想了一会,道陵的眼睛一亮,他忽视了最有价值的地方,那就是赌石防!

“走,我们去赌石防!”道陵直接开口了,要去赌石防一观,也算是涨涨见识,要是顺道能切出一些奇珍,那就再好不过了。

“什么?赌石防!”小胖子错愕。

“道陵啊,那地方可是烧金窟,可去不得,我们这点源石还要修炼,哪里能去赌石防挥霍。”古泰的头遥的像是拨浪鼓。

他太了解赌石防了,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为博得美人一笑,而倾家荡产的人不在少数。

赌石防是什么地方?赌的就是运气?那就是胡扯,只要精通天地大势的人物,才能在赌石防里面站住脚。

“是啊,哪里可去不得。”小胖子也是摇头,虽然他感觉道陵对地底下的事情了解一些,可是和一些老怪物赌石,那就太不明智了。

北京前海医院来院路线
南京新协和医院地址
宝鸡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邯郸哪家妇科医院好
汕头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